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

艺术评论

 
首页 > 艺术评论 > 评论评论
竹韵悠然写精神——吴竹人的花鸟画
发布时间:2011-04-20   来源: 作者: 徐恩存(中国著名美术理论家)   字体选择:[ ]
文章摘要:
  

  在中国画中,“竹”是深受喜爱的创作主题,经过千百年历炼,画中之竹,已渐渐脱离自然物象的局限,而沉淀为具有精神、文化内涵的符号;因此,写竹、赏竹之画等,都成为一种精神活动。

    这种以竹为主题的绘画作品,在中国既是家喻户晓的题材,又是喜闻乐见的题材,当然,她同样分为两个层面——一是大众文化中的“竹”,反映了中国人对自然的亲近与钟情;二是经典文化中的“竹”,她是具有“阳春白雪”特点的文化符号,寓意为高洁、清高和优雅。
     中年画家吴竹人的花鸟画,以清新优雅见长,他笔下的竹,多为江南之竹,所以用笔洒脱,风姿绰约,风情万种,风韵十足。
     这是因为,生长于竹乡的吴竹人,对竹有着深刻的感受和体验,其观察的目光亦由物性眼光转化并上升为心性眼光,自然之竹被画家以文化的情怀过滤为一种精神符号,内蕴着精神内涵和人文关怀。
     自然是源于太过熟悉的缘故,吴竹人对“竹”的观察十分细致,对于风、雨、晴、晦,风、霜、雨、露等变化中的竹之风韵,他都了然于心,因此,他所画之竹,不是自然之竹物性的再现,而是经过心灵、性情过滤后的凝炼的符号表现,不过这一表现,是写意的,即以书法用笔,在挥毫过程中,注意枝竿、叶片的书写性,在表现竹之生命与精神状态时,融入书法用笔的一波三折,以及起笔、运笔、止笔的行笔之美感;譬如,写竹之竿的用笔为一种独特的节奏、韵律的变化,并辅以浓淡、干湿,使竹竿生动而富有活力,竹叶则在浓、淡变化之中,进行迭加,使之呈现为婆娑多姿的美感与空间层次;笔法的多变、墨色的韵致,加上竹竿与竹叶的交互穿插,形成一幅生机郁勃的图景。
     在吴竹人的作品中,或竹石相间,或竹鸟相间,或竹石鸟相间,总之,其中有着他自己不同别人的深切感受和体验,这里寄托着画家浓浓的乡情,蕴含着“物我两忘”的境界,以及源于生活的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,正因为如此,他的作品才别具了气韵生动的特点,才给人以清新优雅的感觉,才产生令人陶醉的诗意,让人获得一种久违了的审美享受。
     从早期以画竹为特点,到近期以写竹为特点,反映出吴竹人艺术观念的变化与自我意识的觉醒,这是画家的日益成熟的艺术表现;早期画竹,有着摹仿物性真实的痕迹,近期画竹,则明显引入书法用笔之法,点线、钩划之间讲究出处与气象,而且注意了干笔、湿笔与浓淡的互补、互渗、以及笔墨意趣的独立性表现,使局部美感从属于整体美感,使笔、墨也同时回归到缘于“心象”写意而产生的性情之美。
     无疑,她有力的说明,画家在面对现实的艺术潮流中,自觉地进行着思维转向,而且自觉地完成着“艺术回到自身”的课题;一旦“艺术回到自身”,画家便从物象的形而下限制中获得解放,绘画创作便得了自身的价值与意义,一切便从一个新的角度获得了阐释。
     吴竹人笔下的墨竹,便是在这特定意义中获得了新的意义。
     他的近作,尤其展现了“不似之似”的特点、“画到生时是熟时”的境界,以及“无法之处是为至法”的成熟,在流畅的节奏、韵律中,笔墨的交响奏鸣的生命之歌。她以清新的基调,活跃的气围、动静相宜的感觉、潇洒的韵致,书写了自然的生命节律,这是一种生生不息的象征,是单纯而又充实的生命图景,是一种人文情怀的由衷表达。
     吴竹人的作品,日趋笔精墨妙,作品也日益精湛雅致,其中所透示的中国文化精神,是不同于前人的孤傲与寂寥,他展示的是,一种蓬勃旺盛的活力,一种超越时空的自强不息的求索精神。
2008年5月18日 于北京 

 

上一篇